日博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日博会员 > 县(市)区党史 > 管城区 > - 详情

玉庆里:星星之火从这里燃起

2015-10-12 09:41 来源: 未知 人气:

  
    在郑州火车站东南隅,有一条看上去不起眼、却是重要历史事件见证者的小街道——弓背街。这是一条连接菜市街与上元街的南北通道,说它不起眼,是因为其长度只有约500米,宽度也只能容纳下两辆汽车并行,在这条街道上,只有管城花园小区的西门正对着这条街道。行走在这里,一派买卖兴隆的繁荣景象:来来往往的车辆川流不息,叫买叫卖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于耳。这里昔日的名称叫做玉庆里。当我们把历史的教科书重新翻回到90年前的那一篇章,一场轰轰烈烈的工人运动正在玉庆里4号酝酿点燃。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确定了以开展工人运动为中心的工作,遂于1921年8月中旬在上海建立了中国共产党组织和领导工人运动的总机关——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当《工人周刊》介绍长辛店工人创办工人俱乐部的消息后,当时在郑州铁路职工学校任教的赵子健决定以铁路工人夜校为基础成立“郑州铁路工人俱乐部”。据“二七”老工人回忆,我们的老师姓赵,有一次他和我们谈起工人生活时说:“你们星期天也没个地方去,咱们成立个俱乐部不行吗?”在赵子健倡导下,8月,高斌等48人联合发出成立京汉铁路郑州工人俱乐部的倡议书,于是工人群众踊跃参加,不久发展了几百名会员。9月,郑州铁路工人俱乐部在花地岗正式宣告成立,经群众酝酿讨论,高斌被推选为俱乐部总干事,姜海士为副总干事。从此,郑州京汉铁路工人在党的领导下,有了自己的组织和活动阵地,被《工人周刊》誉为“郑州铁路工界的明星”。
    俱乐部成立后,北洋军阀政府交通系梁士贻、叶恭绰便指示其爪牙——郑州机厂工头张九成、唐廷玺办了个“交通传习所”,企图收买工人,分裂工人队伍,瓦解俱乐部。赵子健等人指导铁路工人群众经过顽强的斗争,终于摧垮了“传习所”,巩固了工人俱乐部。
1921年11月,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干事、《劳动周刊》编辑李震瀛(原名李宝森,又名泊之、石逸、大汉、文宾)、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罗章龙、劳动组合书记部长江支部包惠僧等先后从上海、北京、武汉来到郑州,以工人俱乐部为基地,同赵子健一起,商定联络和指挥陇海沿线各站工人,发起反抗法籍总管若里裁人减薪、虐待工人,举行“争人格、光国体”的政治大罢工。罗章龙到郑后,找到赵天俊,又找到《工人周刊》读者、郑州京汉铁路火车房工人黄璧成,对罢工策略进行研究。上海陈独秀派大汉(李震瀛)来助。李和凌必应、林子荣等研究条件和路局谈判。京汉铁路郑州工人俱乐部总干事高斌,不仅发表宣言声援,而且于11月24日,率郑铁路工人,将路局以“谈判”为名从洛阳调来图谋制造复工假象破坏罢工的火车头、锅炉拆卸下来,粉碎了当局的阴谋。由于郑州京汉与陇海铁路工人以“争我人格、光我国体”之名采取一致行动,保证了陇海铁路工人罢工斗争的彻底胜利,促进了陇海铁路沿线和河南全省工人运动的发展。当时陈独秀总结了这次罢工详情后称之为“这是我党初显身手的重大事件”。
  1921年12月,陇海铁路总工会建立,并加入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罢工运动中,党优先发展高斌和洛阳、开封两地的路工加入了党组织,标志着以郑州为中心的河南建党工作从此开始。
    1922年1月2日,京汉铁路郑州工人俱乐部高斌等人,针对京汉铁路郑州机务处反动厂首“任意剥夺工人自由,工人待遇如牛马”的罪恶,发动机务处全体工人举行了罢工斗争,得到长辛店、江岸、石家庄、天津等铁路工会或工人俱乐部的支持和声援,直至交通部与京汉铁路当局被迫答应郑州工人俱乐部提出的条件,撤办了陈富海,取得了斗争的又一胜利。
当香港海员为要求增加工资举行罢工的消息传到郑州后,在高斌的倡议下,郑州铁路工人俱乐部于1月13日即成立了“香港海员罢工后援会”,致电声援香港海员罢工,并发动郑州工人进行募捐,以实际行动投入到全国工人运动高潮之中。
    自1921年11月陇海铁路罢工胜利后,沿路各大站都建立了党的组织,郑州支部由魏士珍、李泊之、郭启先组成,团的组织也有相当的发展,1922年3月,各站团的同志合计达千人以上。中共党中央特派李震瀛来京汉、陇海两大铁路线上从事铁路工运工作,兼管两路的党支部。至当年6月30日,全国共产党员一百九十五人(国外有二十三人),其中郑州就有八人,郑州党小组负责人李震瀛,赵子健、刘文松就是这个时期入党的优秀分子。
  4月,赵子健协助李震瀛将郑州工人俱乐部改组为京汉铁路郑州分会。当时郑州铁路工人共有九百来人,参加工会的就有七百来人。高斌为分工会委员长,姜海士为副委员长。
  6月,共产党指派李震瀛把工作重点由陇海路转移到京汉路上,驻在郑州。
  7月,党的二大在上海召开,李震瀛代表河南(郑州)参加了党的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
会后,以郑州为中心的河南党组织的活动有了很大发展。8月,郑州铁路工人在郑州玉庆里4号(今属管城区西大街街道办事处管辖,弓背街管城花园小区附近)举行成立总工会筹备会议,会上通过总工会人选:杨德甫为委员长,凌楚藩、史文彬为副委员长,项德龙(即项英)为总干事。同时为了统一名称,各地都称为分工会。同月,京汉铁路总工会第二次筹备会议在郑州召开,京汉铁路郑州工会改为京汉铁路郑州分工会,高斌任委员长,姜海士、刘文松任副委员长。从此,京汉铁路郑州分工会在党的领导下,成为指挥路工团结奋斗,显示工人阶级整体组织形象的重要基地。
    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是继香港海员罢工、江西路矿工人罢工和河北开滦煤矿工人罢工之后,在党组织领导下为争取成立京汉铁路总工会和工人阶级的政治权利而举行的一次震惊世界的大罢工。郑州京汉铁路工人进行了为期三天的罢工斗争,并把长辛店工人传来的“得胜旗”一面,“竖于该厂洋员办公室一侧”,以炫示工人群众的威力。
    1923年1月5日,在郑州召开了京汉铁路总工会第三次筹备会议,认为成立全路总工会的时机已经成熟,商定于2月1日在郑州正式举行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并草拟了《京汉铁路总工会章程草案》,决议由杨德甫为总工会委员长,史文彬、凌楚藩为副委员长,李震瀛为秘书,委托京汉铁路郑州分工会委员长高斌以及李焕章、扶轮小学校长赵子健3人负责设在郑州玉庆里4号的京汉铁路总工会筹委会通讯处的工作,协助呈报有关主管及地方官厅的文件,邀请参加典礼的各省、市法团、工会、名流人士及接待各地与会代表。与此同时,党和劳动组合书记部及有关工运领导人张特立(张国焘)、罗章龙、包惠僧、项德龙(项英)、陈潭秋、李汉俊、施洋等曾先后赴郑指导工作。
    1923年2月1日,在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的会场(原钱塘路普乐园剧场,今“二七”纪念堂)受到反动军警包围、冲击的情况下,京汉铁路总工会依然诞生。当晚,张国焘、项英、罗章龙、林青南、李震瀛、史文彬等及时召开紧急秘密会议,决定总工会临时办公处由郑州迁至江岸。4日午刻,举行京汉铁路总同盟大罢工,以抗议吴佩孚的镇压。在总工会“为争自由作战,争人权作战,只有前进,决无后退”的要求下,郑州由分工会委员长高斌下达罢工命令,宣读《郑州分工会罢工宣言》,开始了罢工斗争。
  2月6日,吴佩孚部驻郑14师师长靳云鹗逮捕郑州分工会高斌、刘文松、姜海士、王宗培、钱仁贵等人,张士汉、司文德等被送押保定监狱,并捣毁了郑州分工会、总工会通讯处。
  2月7日,在帝国主义驻北京公使团和英国驻汉口总领事的指示下,对京汉铁路全线罢工工人举行了血惺的大屠杀,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京汉铁路工人的罢工斗争虽遭到失败,但却显示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人阶级的巨大力量,开创了中国工人运动的新纪元。
  “二七惨案”后,郑州各界异常愤怒,李震瀛在火车站东五福里,召集各校学生代表开会,到会代表二三十人,李鼓励学生组织起来进行斗争,以致声援。5月1日,郑州铁路工人在共产党的秘密领导下,散发“五一”劳动节传单,要求恢复被封的工会,释放被捕工人,抚恤烈士家属,救济受伤工人,严惩屠杀工人的罪魁祸首……
就这样,郑州各界轰轰烈烈的工人运动随着玉庆里点燃起的星星之火而成燎原之势。
(供稿/管城区委党史研究室) 

相关新闻

主办单位:中共郑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办公电话:0371-67178295
邮箱:zzdsb3@163.com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淮河路53号 备案编号:豫ICP备13020910号-1
网站服务:八都科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