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博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日博会员 > 县(市)区党史 > 管城区 > - 详情

历史上的豫丰纱厂工人大罢工

2015-11-24 15:25 来源: 未知 人气:

 
     1919年(中华民国八年)4月,郑州豫丰纱厂(郑州国棉二厂前身),由上海厚生德大纱厂资本家穆藕初在郑州窦府寨创建。天津、青岛、济南、上海、汉口中外纱织厂商于郑州收购。《晨报》称:“郑州一埠,赖棉业震兴商市”。穆藕初选择了这一优势,便于一九一八年集资二百万元来郑创建纱厂,在火车站南面窦府寨购地九十亩,开工兴建。
    1920年5月5日,豫丰纱厂开工投入生产。有男女工人及童工4000人,每年出纱四万八千二百包,产品有棉纱和粗斜纹布、平面布等,是郑州近代第一所大型工厂。后来纱厂厂址面积扩展到五百余亩,资本也发展到五百万元。
    1923年10月,我党在豫丰纱厂成立了以李文甫为组长的地下党小组,建立了工会,发动纱厂工人捐献资金,援助“京汉铁路二七大罢工”。
    1925年8月,在郑州团组织负责人佘立亚及京汉铁路总工会的领导下,郑州豫丰纱厂5000名工人举行了大罢工。8月5日,豫丰纱厂工会召开全体工人大会,提出增加工资、缩短劳动时间、承认工会是合法的组织等12个条件,并推举陈富森等6人与厂方交涉,遭厂方拒绝。7日,全厂工人举行总罢工,得到全国铁路总工会及京汉陇海总工会的声援。11日,穆藕初从上海赴郑。他贿赂官府,开除陈富森等罢工领导人,并雇地痞流氓数百人,毒打工人群众,强令复工,致使70余名工人受伤。共产党员京汉铁路工人王常保、韩玉山惨遭杀害。21日,豫丰纱厂、京汉铁路工人和市民2000多人为死难者抬棺游行。提出不答复工人要求,就对豫丰纱厂宣布“四不运(煤、棉、纱、布)”的断然措施。9月24日,资本家同纱厂工会签订了16条协议,答应了工人提出的承认工会的合法存在,缩短工人劳动时间,不随意开除工人,男、女、童工平等,每天一律增加工资6分,女工给产假和工人病假照发工资等条件。9月25日,罢工取得了最后胜利。这就是历史上震惊中外的豫丰纱厂第一次工人大罢工。
“九·一八”事变后,是郑州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之一。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和蒋介石卖国罪行的影响下,郑州社会日益凋敝,工商业残破不堪,人民生活更加困苦。郑州豫丰纱厂是当时郑州工人最多、全国屈指可数的大型纺织企业之一。在帝国主义控制、掠夺和军阀混战祸害中,造成连年亏损。因此,资本家挖空心思迫使工人多产出少收入,每天除把工时由10小时延长到11小时外,还重新颁布“厂规”:不准工人请假,凡请假1天者扣除加倍工资,请假3天者即行开除。尽管如此,也未能从根本上改变豫丰纱厂面临倒闭的困境。于是,资本家就变本加厉废除契约,宣告停产,遣散工人,从而酿成了全厂工人要求发放生活维持费而持续半年之久的“抬纱”斗争。
    1933年3月,豫丰纱厂资本家借口棉花紧缺,突然宣布停工,时值青黄不接之际,职工和家属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在这生死关头,中共河南省工委便明确指示纱厂党支部:用工人自己的力量与资本家直接对垒,反对黄色工会的拍卖;提出工人自己的条件,即成立罢工委员会,组织纠察队保卫斗争,不准资本家减少一个工钱,不准开除一个工人,不准增加一分钟工作时间。9月中旬,河南省工委书记吕文远亲自起草《告工友书》提出:“五千工友一致团结起来,用团结的力量达到‘四个不准’”。这在工人中产生很大的反响。纱厂党支部书记张治平以工人自救会名义,发布“告工友书”,揭露资本家和黄色工会串通一气,坑害工人的罪行。大家一致推选纱厂党支部书记张治平为工人总代表,他带领工人浩浩荡荡地前往郑州专署示威请愿。他义正词严,用事实揭露资本家的谎言,但由于资方买通了郑州专署专员,张治平和其他代表遭到了当局的扣押。党组织面对这种情况,当机立断,立刻发动工友数千人把专署团团围住,要求“释放工人代表!”“发放生活维持费!”的怒吼声震天动地。最后,专员不得不下令释放张治平等人,资方代表赵桂芬被迫在协议书上签字,按原工资的30%发放生活维持费,但墨迹未干,资方又突然撕毁协议。9月9日,断然宣布“裁减工人1200名,工作时间每天延长两小时,工资减少五分之一。”数千名职工怒不可遏,张治平抓住有利时机,成立了有4000人参加的“工人自救会”,提出了“反停产”、“反裁员”的斗争口号。当他们得知河南省政府主席刘峙乘坐的专列要从郑州经过时,张治平带领数千名工人到厂门前卧轨拦车,请愿示威。刘峙被迫写了亲笔信,敦促资方解决工人的困难。赵桂芬看信后,既怕刘峙的淫威,又怕工人把事态扩大,只好当面撒谎说:“不是我不答应你们的条件,我实在是爱莫能助啊!因为工厂债权已抵押给美国慎昌洋行啦!”张治平斩钉截铁地说:“我们不管什么抵押不抵押,工人就是要靠工厂吃饭!”这时人群中高呼:“不准裁减一个工人!”“不准增加一分钟工作时间!”“不准减少一文钱!”怒吼声此起彼伏。赵桂芬一看众怒难犯,吓得夹着尾巴逃走了。
    当晚,张治平召开支部会研究对策,第二天清晨,作为工人总代表的张治平带领数千余名工人把洋人住处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家高呼:“宁做饿死鬼,不做洋人奴!。”洋人胆战心惊,赶紧电告专署要求解围。国民党政府深感事态严重,当即派中央候补委员程天放来郑“调解”。张治平闻讯后来了个借棍打狼,待程天放的列车一到站,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早有几千名工人在迎候,程好不得意。工人代表在致词中说:“程先生年轻有为,廉洁奉公,一向肯为工人办事。”几句话把他乐得神魂颠倒,马上表示:“愿为工人兄弟效劳。”张治平以保护他的安全为由,派工人纠察队将他的住处团团围住,隔绝了他与资方的联系,并列举大量事实揭露资本家无能,白白把纱厂送给美国慎昌洋行等,使程天放心中的法码逐渐偏向工人一边。
    谈判开始后,程首先问资方代表何相柏准备如何解决工人的吃饭问题,何故伎重演:“厂房、机器都抵押给美国慎昌洋行啦,厂方实在无能为力。”张治平单刀直入地说:“机器、厂房我们不要,工人就靠纺纱吃饭,既然厂方无能为力,我们只好卖纱糊口啦!”何不作声,程天放问:“厂里有纱没有?”张治平和工人们齐声高喊:“有!”“有,有就该给!”钦差大臣一锤定音,何相柏哪敢说个“不”字,只得在协议书上签了字。
    12月5日上午,数千名职工来到仓库院内,只见仓库门上贴着美国慎昌洋行的封条,张治平看了一下何相柏,只见他嘴角上挂着一丝得意的狞笑。张治平不负众望,他跨步跳上台阶,环视了一下工友们,然后一字一句地说:“工友们,厂房是我们工人盖的,棉纱是我们工人纺的,难道单凭洋人的一张纸条就能把我们吓住吗?”说着,咔嚓地一声撕下了封条,人群立即沸腾起来。何相柏看洋人的大印也不中用,慌称钥匙在洋人手里,拒不开仓。张治平怒火中烧,大叫一声:“拿钢据来!”在几千人的叫好声中,他嚓嚓嚓三两下就将大铁锁拦腰截断,一脚踢开了库门,大喊一声:“抬纱!”工人按原来的布置不到一个小时就将369包棉纱抬到了工会,并向资方下最后通牒:“三天内不发维持费,工人就把纱全部变卖!”资方不甘失败,暗中指示商会成员不准买工人的纱,满以为这一招可以制服工人。张治平和几个代表一商量,马上针锋相对地宣布:“棉纱全部分给工人,打九折拍卖。压价损失由资方承担。”这一下可刺到了何相柏的痛处,他当天晚上就用现金把纱赎回了。
    工人胜利了!郑州沸腾了!1934年元月,纱厂复工,持续半年之久的豫丰纱厂工人大罢工终于取得了胜利。这次大罢工在全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1936年12月,豫丰纱厂因经济状况恶化,遂被宋子文的中国银行吞并,改名为“豫丰和记纱厂”。
                       
 


 
 
 

相关新闻

主办单位:中共郑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办公电话:0371-67178295
邮箱:zzdsb3@163.com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淮河路53号 备案编号:豫ICP备13020910号-1
网站服务:八都科贸